您现在的位置: 井研新闻网 >> >> 更多>> 文明井研从我做起>>正文内容

我在千佛古镇写青春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2日    点击数:

井研县公安局  徐靖松

 

    有人说,青春是一首清亮的长诗,淡淡的字里行间蕴藏着飞扬的激情;

    有人说,青春是一支动人的单曲,简单的音符变幻出无穷的快乐意境;

    而我说,青春是一篇浅浅的散文,字里行间书写的都是自己的足迹。

    于是,我撷取自己某一天的足迹,来书写青春的某一小段时光:

清晨八点,天气清朗,我如常一样,走到镜子前,郑重地理了理身上的警服,然后拎起包走出家门。我的目的地很明确,那就是千佛古镇雷畅故居。拐进河边,过了桥,我将车停下来,仔细查看往雷畅故居去的路。因为,有群众向我反映,在古镇过桥往故居去的转角处,有座围墙遮挡了视线,存在安全隐患。果然,我看到了那段围墙,高高耸立在路旁,在拐弯处形成一个直角,让来往双方都无法看到。雷畅故居是闻名遐迩的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古镇的标志性建筑,更重要的是代表了我们井研的外在形象,保证故居安全,保证来往群众安全,我们有义不容辞的责任。随后,一份关于如何解决雷畅故居进出道路安全问题的报告送到了镇政府办公室。

上午,派出所里来来往往的群众不断,大家都在各司其责,忙着为群众办事。正在忙碌的时候,相邻乡镇派出所来电话了:“我们正在处理一个案子,现在急需你们派人来支援!”将手头的事情抓紧处理完毕,带着同事直奔相邻乡镇,协助了解情况、询问案由,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一点钟。匆匆吃完午饭,急忙赶回千佛派出所,准备开始下午的工作。

下午两点,一个村支书气喘吁吁地来派出所报案,说是有位留守老人的家里被盗,少了几只鸡,抽屉里的钱还被偷了几百块。不用多想,我们都能体会被盗老人的难过心情,二话不说,带着相机等家伙就出门。到达现场,拍照、询问、走访,我们一点一点收集线索,一点一点捕捉可疑之处。一脸焦虑和难过的老人看到我们的细致工作,舒展开了脸上的皱纹,连声感谢:“谢谢你们哟,谢谢你们哟!这些贼娃子太可恶了!你们这样子为我们办事,我们群众放心哟!”

深夜十点,我和同事正在派出所值班,值班电话突然响起,一个焦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派出所吗,我们这里有陌生人敲门,说是安什么防盗器的!我们不敢开门,怕是坏人。想问问,公安局是不是最近要求安防盗器嘛?”来电人的话引起了我和同事的警觉,立马告诉他不要轻信这种事,并肯定答复公安局从没有要求群众安装什么设备的。来电人听了我们的解释,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连声感谢。挂了电话,我和同事安排好值班事宜,立即驱车前往群众反映地段开展巡逻排查。闪烁的警灯在大街上亮出平安的标志,平复了群众受惊的心绪,带来一片安宁。

从警八年,如此的小段时光汇聚成了我青春的基本素材。而今,千佛古镇是我工作的第四站。回望过去,来来往往2900多个日日夜夜,青春已经脱去青涩的外衣,显露出成熟的气质。展望未来,警服依旧,誓言依旧,青春的使命依旧:做忠诚卫士,担平安责任,为人民服务!

徐靖松,31岁,中共党员,乐山市市中区人,毕业于四川警察学院。2009年参加工作,先后在井研县公安局王村、研城、周坡、三江派出所工作,现任千佛派出所所长。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井研新闻网手机版
Copyright 2013 by www.le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