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井研新闻网 >> >> 法制井研>>正文内容

【整治“村霸”】“村霸”该怎么治?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6日    点击数:

“村霸”成为高频词。

 

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两会期间,如何治理“村霸”问题也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近年来,中央聚焦群众基层腐败问题,将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各级纪委也相继开展了农村基层作风巡察工作和治理"村霸"的专项督查,查处并曝光了一批典型问题:

 

凡事必“拜码头”

 

俞国森是绍兴市上虞区曹娥街道新沙居委原党委书记,2015年12月,浙江省委巡视组在上虞区巡视期间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曹娥街道新沙居委党委书记俞国森若干信访问题。

据浙江省纪委省监察委网站报道,俞国森,人称“破阿三”,嚣张跋扈、蛮横霸道。在新沙居委会的土地上,企业要经营、项目要上马,都必须到俞国森处“拜码头”,填塘渣工程、企业厂房的土建工程、挖土工程,必须由俞国森承揽,并且坐地起价、不容他人染指。新沙居委会地域外的各类工程,俞国森也想方设法、软硬兼施,承揽到手,再转包他人,坐享其成,所作所为在曹娥街道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与此同时,他还大力将家人发展为党员,把兄弟、侄儿“塞”进居委会班子,搭成“兄弟党”,新沙居委会俨然成为他个人的天下。

2016年3月23日,上虞区纪委对俞国森违纪问题立案调查;3月24日,对其采取“两规”措施。2016年4月21日,俞国森因涉嫌犯罪,被移送上虞区公安局继续侦查。

 

无人监管的“大总管”

 

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城东乡城南村村委会原主任邓春生也是“村霸”的另一典型案例。

邓春生所在的城南村是典型的“城中村”,村集体账面资产近9亿元、净资产2亿多元,村集体收益性资产和土地资源众多。但这些村集体资产资源,却成了邓春生坐地起价的“砝码”。

据福建省纪委网站报道,早在2000年11月刚当选村委会主任时,邓春生便上演了一出“连夜抢夺公章”的闹剧——当选当晚,他便赶到村部,让村文书交出公章。同时,私自定下“三不”规矩——“开会不通知、账册不让看、意见不让提”,俨然将城南村视为“私人领地”。

“本村我最大”,邓春生仗着背后庞大的宗族势力支持,长期架空该村党员大会、村民代表大会、村务监督委员会,把持着村务重要事项决策和资金审批使用权,对不服管的村“两委”干部进行恐吓、威胁等。

2016年,三明市纪委对邓春生进行挂牌督办。最终,查实邓春生先后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66.7万元。邓春生被开除党籍,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自称“万岁”的村支书

 

张健国是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澧河村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为人独断专行,号称“万岁”。2013年6月13日,澧河村100多名愤怒的群众集体到县政府上访,拉开了查办张健国严重违纪问题的序幕。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在澧河村,对于与其意见相左或稍有矛盾的村民,张健国时常采用打骂加威胁的“高压手段”。2003至2012年间,张健国伙同其弟弟张建芳先后6次打骂本村村民;两次借故敲诈他人现金6万元,而被其打骂及敲诈的村民,慑于其淫威,多数选择了忍气吞声,不敢报警。2005年,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张健国因工作与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柴某意见不一致,张健国竟然在村“两委”会上公然将柴某打伤。

此外,张健国还在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况下,私自在澧河河道内非法开采,其所采沙价值达183万多元。

2013年12月,舞阳县纪委给予张健国开除党籍处分,并将其涉嫌违法问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2014年12月,舞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健国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25万元。

“蝇贪”泛滥,其害如“虎”。“村霸”和宗族恶势力严重侵害了基层群众的利益,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侵蚀了党的执政根基,成为对基层稳定发展极其不利的“定时炸弹”,其危害人所共知。

《中国纪检监察报》发文《“村霸”不除百姓难安》,剑指“村霸”问题。"村霸"问题由来已久,在中国农村有着较为复杂的土壤。那么,如何去民之患呢?

各位网友您有何意见和建议,请在本条微信下方留言哦!

相关精选内容将刊登在《反腐败导刊》上~

 

链接:村霸的四种典型类型

 

乱政:倚财仗势、干乱国法、操纵选举。

抗法:暴力抗法、对抗政府、煽动滋事。

霸财:强拿强要、欺行霸市、坐地纳贡。

行凶:横行乡里,违法犯罪,残害无辜。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井研新闻网手机版
Copyright 2013 by www.le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