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井研新闻网 >> 文化旅游>> 文化视点>>正文内容

《中国影像方志·井研》纪录片解说词来啦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4日    点击数:

《中国影像方志·井研篇》解说词

【引言】

一项卓越的凿井技术,让一座小城崛起于川南;一座崭新的城市地标,筑百年大县文化之精华;秩序井然的宅院,留下士大夫身处庙堂之高的娓娓乡愁;固若金汤的围墙,守护着盐商位于江湖之远的社会担当。

一代学者,奠定了戊戌变法的思想基础勇于变革的基因早已深种于这片土壤在绵延无尽的中浅丘陵之上、鸡犬相闻的川南坝子之间,新时期的井研,百业兴盛,文化昌明。

【地名记】

“井研盐井,在县南七里,井研镇及县皆取名焉。”——《元和郡县图志》唐代《元和郡县图志》记述,井研之名,来源于汉代开凿的一口盐井。井研和缓起伏的丘陵之下,深埋着巨大的盐卤矿藏。北宋中期,随着一项富有突破性的钻井汲卤技术出现,人类第一次将触角深入到数十丈深的地底下,井研由“山中小邑”,一跃成为“要剧索治之处”。这就是古代手工制盐的关键性技术——卓筒井。正是它的出现,让井研这一地名,在历史的记载里有了非凡的意义。

公元1071年,北宋陵州知州文同,在奏章中写道:“伏见管内井研县……盖自庆历以来,始因土人凿地植竹为之‘卓筒井’,以取咸泉,鬻炼盐色。”意思是,在北宋年间,井研当地人已经掌握了卓筒井掘盐之法。这是迄今对卓筒井的最早文字记载,其中对其问世时间、地点有着十分确定的表述。井研方言中,“竹”与“卓”读音相同,井研人会将“竹子”念做“卓子”,相传,文同在井研巡访时,将用楠竹固定井壁的“竹筒井”误记作了“卓筒井”,这一名称就被沿用下来。

在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内,陈列着上百件卓筒井工具。其中一项技术的原理模型,总能吸引游客的眼光。(同期:博物馆导游讲解单向阀扇泥筒原理。)

《天工开物》记载,北宋庆历年间,人们采用“冲击式顿钻法”,以圜刃为工具,用类似舂米工具的足踏杠杆“碓架”,凿成小口深井,以扇泥筒输送泥水与卤水,以这种方式掘井,最深可钻探至地下1000米。(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馆长 程龙刚:卓筒井这项技术的创造发明 应该为人们开采地下资源 找到了一种新的途径和新的方法  卓筒井技术传到西方以后 为现代社会的建立 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期:勘探队用测量仪器探测一口废弃的卓筒井深度)

如此深邃的盐井,如此精湛的工艺,如今多不复见。2016年,井研县开始在县境内调查现存的卓筒井遗迹,建立档案,为之后的科学保护留存下宝贵资料。

“井”为盐井,“研”为“精”,形容此处产出的盐精纯洁净。“研”字分开为“石”与“开”,寓意历代井研人“农商勤于耕业”、“士类颇好读书”,以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井研精神。

【名胜记】

井研县城中心,一座牌坊端庄而立,“四李桥”三字的背后,说不完的盐业繁华,道不尽的诗书风流。(同期:川剧《满江红》现场)岳飞冤死风波亭,被记录在史书《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这段被传颂千年的故事,借由一位史官之笔,流传至今。

这位拨乱反正的史官,便是井研人李心传。

南宋时期,由于朝局混乱,史官们常因政见不同,导致大量时事记载与人物评论诸多谬误。李心传深感国势艰危,忠良之士功绩行将失传,礼乐制度日益废弛,于是立志述史。数年后,他写成史书《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了宋高宗一朝36年的史实,补上了自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以来缺失的编年史,成为如今学术界研究宋史、金史的基本史籍之一。李心传与其父李舜臣,其弟李道传、李性传并称为“四李”,他们父子均研治和传播理学,与历代硕儒名士一起,共同延续着崇文重教的文化根脉。作为井研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四李文化”在新的时期依然被人们所崇敬与看重。

 2016年,井研县“城市节点改造、风貌塑造工作”启动,决定打造一个以“四李文化”为主体的城市人文地标。

不过,四李文化地标应该建在什么地方?它如何与这个城市融为一体?经过多方走访、查找资料,项目总指挥李旭东将目光放在了一座古桥上。

《雍正•井研县志》记载,因为桥旁镌刻有小马,所以这座桥得名马咡桥。当地人传说,马咡桥与盐业息息相关:古时候,运盐的马帮在桥边市集做生意,过往商人常把马儿拴在桥墩上,所以被称为马咡桥。

李旭东团队决定,就在此桥上修建四李桥。做出这个规划,还因为这里与井研的众多地标建筑有着微妙的联系。(李旭东:这个桥是弯弓塔是箭 箭箭射中翰林院 作为经济地标的倒石桥 宗教地标的白塔 文化坐标的雷畅故居 以及人文地标的四李桥 这四个建筑它排列在一条直线上 就形成了一个地标建筑群)

城市里几座重要建筑竟然巧妙地在分布在一条直线上,这让李旭东更加明确了四李桥的选址和它所承载的精神意义。(李旭东:井研的人文精神是什么 我认为是有人性 有道性 得民心的儒家思想 一家理学 共仰儒宗的井研四李就是其中最适合的代表 也是我们井研人文精神的标志性的符号)

串珠成链,重建的是崇文重教之风,文旅融合,品味的是传统文化之魂。如今,井研县政府将“国学之乡”作为城市名片,“雷畅故居民俗文化旅游带项目”成为了国家“十三五”重大建设项目库储备项目。

今日井研,地标建筑在城市里矗立,灵秀而厚重,传统文化在时间里沉淀,历久而弥新。

【名人记】

公元1898年6月11日,轰轰烈烈的戊戌变法拉开序幕。这场变法的思想基础与一位井研的学者有关。

公元1874年,22岁的廖平怀揣着满腹才学与抱负,从家乡去到成都参加院试科举,被录取为第一名,并师从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张之洞。廖平在不断求索中,逐渐找到主要学术方向——经学。

经学,是一种对儒家经典的解释学。清朝末年,风云跌宕,民族觉醒,廖平发现,他研治的旧式学说已无法应对西学东渐的巨大冲击。于是他尝试学术改革,将古今中外各种学说融进传统经学,形成了一个富有近代“改良”特色的经学理论体系。

历经数年,廖平完成了著作《知圣篇》与《辟刘篇》,强调“尊今抑古”。公元1889年,康有为在广州结识了廖平。在这场会面里,廖平向康有为展示了自己的著作。康有为对其中“托古改制”的思想深有所感,不久,便根据廖平的著作撰写了著名的《孔子改制考》与《新学伪经考》,这两本书,成为了戊戌变法的主要理论依据。(杨世文:廖平认为只有孔子才能变法 才能改制 而康有为认为孔子可以改制 那么其他人也可以改制 他实际上是从孔子改制那里找到一些理论依据)

100多年后,廖平的学术在当代依然被重视。2012年起,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四川省重大文化工程《巴蜀全书》的一部分,《廖平全集》开始编纂。

编纂组的杨世文教授,几年时间里,都在收集整理廖平的生平所学。杨世文认为,廖平作为学者,孜孜不倦地追求改变,是想用自己的方法,来确立中国文化在新世界中的位置。(杨世文:廖平他主张用孔子经学来包容古今中外的这些学术思想 达到消解西方文化对中华文化的冲击 增强民族自信心 实现保国保种保教的目的。廖平他的经学思想体系 实际上对如何对待西方文化 传统文化 在今天看来 对我们还是有一定启迪)(同期:《廖平全集》捐赠仪式)

用时三年,杨世文等众多学者共同编纂的《廖平全集》,终于回到了廖平的家乡井研县。杨世文主导的“廖平经学思想与近代儒学转型研究”也已成为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委托项目,受到了社会更多的关注与期待。

一代学者廖平,如今仅留下一座衣冠冢。研经湾翠屏山上,斑驳的挽联如同峥嵘的岁月,任由青山无言,日月更替。而勇于改天换地的精神遗产,依然在井研代代传承着。

【古建记】

井研人文精神的代表,是一座历经风霜的老宅,这里是传统文化与道德礼义的原乡,也是百年来井研士绅精神的故园。

这座被称为“川西明清民居建筑化石”的宅邸,建于乾隆年间,因为是内阁侍读学士雷畅家邸,故被当地人称为“翰林院”。 

 布局严谨,是雷畅故居的最大特点。中轴线一路延伸,次第抬高的对称式布局,与“天井三檐平”等级造型,都体现了强有力的秩序感。前低后高的连廊式院落,很好地调解了川西平原湿热的居住气候,“房房相接,廊道相通”的体系,无形中增强了一个家族的凝聚力。

2010年,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讲师陈一受井研政府所托,带领四川大学师生团队,开始绘制雷畅故居建筑布局图。这份建筑布局图,将成为修复雷畅故居的科学依据。

 数本《雷氏族谱》,已经在陈一手里被翻阅过无数次。从“孝笃于亲,忠全于臣,律身维严,当官以诚”的家风,到“家庭和睦、社会和谐”的族规,都能见到一个士大夫家族,始终秉持的家学传统。(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讲师陈一: 雷畅故居整体呈正统的官式建筑结构 体现了我们传统的儒家礼治思想 对四川民居的一个重要的影响)

 在绘制布局图的过程中,陈一却了解到关于这座老宅的更多秘密。

坚固高大的石头围墙,前低后高的地势,墙上密密的枪孔,铜钱型的排水口,以及“四水归堂”的天井布局......一个告老还乡的京官,其住宅为何有坚固的防御工事?

经过一系列的走访了解,陈一判断,这些与这座古宅的第二任主人有关。

道光年间,雷氏家宅被四川大盐商王伟钦买下,扩建后用作“槐盛盐号”祖屋,“翰林院”变为了盐商的“大夫第”。(陈一: 我觉得不管是雷畅它代表着这样一个士大夫的官邸 还是王伟钦代表的富商的这样一个民宅 它都是有一脉相承的精神在里面 体现的是我们古代士大夫阶层的精神追求和社会担当)

作为盐商巨贾,王伟钦却将“财聚不能散,犹守财虏耳”作为座右铭,笃守诚信,重义轻财,据《光绪井研县志》记载,王氏家族造桥修路、置“义卷庄”资助贫寒学子等善行,不胜枚举。

作为官商合一的历史建筑,雷畅故居将方正不苟的文人特质与富甲一方的盐商气派完美地融为一体,历经百年悠悠岁月,风光依旧,光彩犹存。(陈一:雷畅故居里面,有一种一脉相承的精神,就是雷畅、王伟钦所代表的古代士绅精英阶级的精神追求、社会担当。)

根据陈一绘制的《雷畅故居测绘图集》,雷畅故居经过多次修复后,散发着怡然的君子气息。2017年,千佛镇入选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雷畅故居与千佛盐场、千佛岩一起,将进一步得到科学的修缮与维护。

传统古建筑遗留世间,讲述着从“儒官”到“儒商”的故事。中国历代士绅阶级追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勇于做社会脊梁的精神,是留给今日井研最宝贵的财产。

【抗战记】

1949年冬天,举国上下沉浸在建国的喜悦中。此时,人民解放军攻克重庆后,趁势以十万劲旅,从东、南、北三个方向进军川西平原,目标是“进军大西南,解放全中国”。国民党胡宗南的精锐部队企图突破封锁线。两军狭路相逢,大战一触即发。(字幕:井研县竹园烈士陵园)(石念文朗诵《进军西南誓词》:全国解放即将实现,残余匪军,尤图挣扎,我们坚决消灭,义不容辞。我军全体,振臂响应,不折不挠,誓将革命进行到底!)

石念文,是这场战争遗址的守护者。几十年来,他与多位文史工作者一直查证相关资料,寻访参战的解放军战士,并写成纪实文学《竹园铺大战》,试图还原这场战争的全部过程。

井研县东部的竹园镇,古时候修竹茂盛,集镇繁华。作为乐山“东大门”,这里曾是久负盛名的盐马古道重镇,川南入川的必经之路。扼守此关,就可以阻拦解放军的步伐。所以,选择此地作为防守阵地,是敌军的必然选择。

 青蛙山,是竹园镇的制高点,战争的痕迹至今还残留在战壕弹坑里。

1949年12月上旬,装备精良的国民党部队,抢先赶到青蛙山构筑防御阵地,用五天时间修建了牢固的工事。解放军部队却长时间连续迂回作战,长途跋涉7000余里,体力上已经受严酷的考验,武器装备上也比较落后。

但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敌人低迷不振、解放军的战斗意志却高昂火热。(四川省社科院历史所副所长 黄俊棚:在全国解放大形势下,敌人毫无战斗意志,而解放军战士在听说要与王牌守敌战斗,个个情绪激昂,积极求战。)

 18个小时,解放军进行了成都战役中最为艰苦、惨烈的攻坚战。12月14日11时,战斗胜利结束。至此,井研解放。(黄俊棚:作为成都战役的首战大捷,为成都的和平解放赢得了宝贵的战机,也使得胡宗南南下割据的美梦彻底幻灭。)

李来柱将军在为《竹园铺之战》作序时,称此战的胜利为四川解放和全国彻底解放立下了不朽功勋,堪称“西南进军一丰碑”。

在这场战争中,来自五湖四海的90名解放军指战员,在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永远留在了井研这片土地上。

解放后,井研县将烈士忠骨集中起来,建立竹园烈士纪念园。经过多年整修,园内松柏林立、绿树成荫,人们在这里吊唁先辈,追昔抚今,感受着这片红色热土的峥嵘岁月。

“竹园铺战斗胜利纪念碑”高高矗立,这些年轻又勇敢的战士英魂,深情凝望着他们为之战斗的地方,永远守护着人们对和平的期望。

【文化记】

高低重迭的丘陵间,一块块平坦的“坝坝”,为当代井研人提供了公共生活空间。

 农民饶绍清,几十年如一日,用画笔描绘着坝坝里发生的变迁。他凭借自己独特的审美和体验,开创了“有盐有味”的井研农民画,并使之成为井研当代最夺目的艺术名片。(井研农民饶绍清:因为四川盆地的话,日照很少、雾气很大,所以说可能这个地形地理的关系,愿意在外面坐着摆摆家话、吃吃饭、舒服点。 我们坝坝上养育的人的话,性格就很温顺、很团结、很和谐。)

《坝坝宴》,是“坝坝”系列农民画作中,饶绍清自己最喜爱的一幅。烈火烹油,觥筹交错,他把对家乡浓烈的感情融入浓墨重彩间,一个川南丘陵间的传统村落聚会跃然眼前。

“坝坝”是四川方言,意为空地。井研丘陵间的“坝坝”,成为人们聚集活动的最佳地点。成都平原农村,凡是哪家结婚、生子、建房等,都要办“坝坝宴”,请亲朋好友来相聚。可以说,坝坝宴已经成为井研人联络感情的欢乐场所。

品腊肉、吃“九大碗”,人们在这些简单又实在的传统习俗里说着家长里短,讲着人情世故,守着人与人之间最质朴的情感。

时代在前行,井研也迎来了经济转型的汹涌浪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次国际农业技术交流活动让井研人意识到,脚下的这片土地非常适合种植柑橘。

范敬超,退休后选择返乡创业,带领村民发展柑橘产业。

 但长期以来,井研集中规划的大面积耕地非常缺乏,产业无法集约,就无法形成市场竞争力。

 受到坝坝文化的启发,井研人萌生了“请坝坝上山”的想法。

井研县集益乡,正在加快开展土地整理,将容易水土流失、粗放发展的丘陵重新平整,这些被重整的“新坝坝”,未来将会种上优质柑橘,开展循环农业。不仅如此,井研县27个乡镇如今都在开展科学土地整理,10万人受益的大规模柑橘“百里产业环线”即将在井研全县形成。

山下的坝坝里,人们在欢乐聚会;山上的新坝坝,也即将在绿色经济转型的时代大放光彩。一个庞大的“柑橘王国”,即将在丘陵之上诞生。

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为饶绍清“坝坝”系列创作提供了新的灵感。(饶绍清:现在我们新的时代,不限于是在我们家里面的坝坝或者村上的坝坝 。我们在山上劳作、劳动的时候也算是在坝坝里了 。)

坝坝用地理上的聚合形式,连接起邻里与村落,也连接起传统与现代。坝坝电影、坝坝法庭、坝坝文学沙龙,井研人在坝坝上玩出了花样,井研农民画也带着井研坝坝里的乡土纯味,走进北京大学、参展首届中国农民艺术节、巡展五省市区,甚至还远赴韩国,成绩斐然,声名远播。

今日的井研,乡风淳朴,城市静美。井研的坝子上,先辈们的人文精神始终代代相承,勤奋的人们一直努力耕耘。井研人守着自己的传统与文化,在盐碱地种出甜美的幸福之果,在乡间里开出和谐的文明之花。

【后记】

民间智慧的结晶卓筒井,打开了地下盐卤资源的入口;乡村文化的载体坝坝,创造了丘陵地区果园经济的奇迹。

仁人志士,学术大儒,铭记于史书经典,留存于口口相传。

龙泉山不语,茫溪河长流。千年以来汇集的爱国爱家、精诚钻研的井研文化与精神财富,始终在这片土地上薪火相传。

百年地标定人心,千载文脉安天下。

井研人代代传承的悠久文化,正成为当代井研发展创新的坚定基石。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井研新闻网手机版
Copyright 2013 by www.le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