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井研新闻网 >> >> 更多>> 文明井研从我做起>>正文内容

匠人扶贫,共奔小康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7日    点击数:

马踏镇人民政府  苟艳丽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委员:

大家好!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匠人扶贫,共奔小康》。

著名作家刘震云有两位导师。一位是他的外祖母,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不识字,一辈子都在老家,活了95年,个子虽然不高,只有一米五六,但在黄河边三里路长的麦趟子,割麦子的速度最快。刘震云问她,你为什么割得比别人快?她说我不比任何人快,只是三里路长的麦趟子,我只扎下腰,从来不直腰。因为你想直1次腰的时候,你就会想直第10次,第200次。我就是在别人直腰的时候,割得比别人更快一点。

一位是他的舅舅,是一个木匠,做的箱子在周围40里卖得最好,所有木匠都说他毒,所有顾客都说他做的箱子柜子特别好。刘震云问他,你的同行说你毒,你的顾客说你好,你到底是什么人?他说别人打一个箱子花三天时间,我花六天时间,我比他做得更好。而且我打心里眼里喜欢做,喜欢闻做木匠活刨出来那刨子花的味道。

我看了很感动。我联想到开展得如火如荼的扶贫攻坚工作,联想到我的帮扶之路……

2016年6月,我来到马踏镇,站在离群众最近的地方,全面开启了我的结对帮扶工作,负责结对帮扶3户贫困户。我结对帮扶的贫困户长什么样子?是什么样的情况?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带着一连串的问题和忐忑的心情,我一路跌跌撞撞,还差点滚到了满是积水的水塘里,终于找到了我帮扶的贫困户。刚下过雨的小路泥泞不堪,映入眼帘的房屋,仿佛只有儿时才在老家看到过,摇摇欲坠,地上湿滑,长出了新鲜的苔藓,一条老狗对着我狂吠,屋子里灯线昏暗,一个黑黑瘦瘦的老年人从屋里一瘸一拐地走出来,他的头发灰白,一条腿因小儿麻痹症细得像随时都会断掉,这样的现实我仿佛只有在电视剧里才看到过,我想起了我过世不久的爷爷,眼角有点湿湿的。可是,这就是我结对帮扶的贫困户,王志辉。我向他说明来意,他有些木讷,答了声“哦”,再没有下文。我问他,你是几个人,现在靠什么生活,他顿了顿,有点迟疑,“一个人,你看房子都烂成这样了,就吃点儿低保金”。“你的房子这样好危险啊”,“我知道,可我也没有办法,唉……”我在那儿默默地站着,他也不说话,空气中传播着霉湿的味道,这和我想像中的情节完全不一样,我心里像丢了一件十分宝贵的东西,空落落的。我起身告辞,想为他做点什么。

转眼,水稻黄了,又转眼,冬天快到了。

我和王志辉已经熟识了,常常还没走到家门口,他就热情地招呼我“苟镇长、苟镇长……”老百姓是淳朴的,我跟他说了很多次我是副镇长,可他偏执拗地这样喊,我也就由着他。天气一天天地变冷了,我看到王志辉的衣服还很单薄,给他送去了2件棉衣、2床棉被,还给他添置了2双棉鞋,他欢喜得不得了。听说贫困户可以改造房屋,我开始说服起这个固执的老年人。他老说,“我活不了多久了,又没有钱,修来干什么”,“我一个人,就这样过就够了”。他这话说得我心酸,让我想起一句话“在爱你的人面前,你就是个孩子;你在爱的人面前,你就是条汉子”,现在在我结对帮扶的贫困户面前,我就得是条汉子,我得把房子的问题帮他解决好。又一天,逢场天,我上街割了两斤肉,买了些小菜,特地买了一瓶酒,又去了他家。我用不熟练的厨艺炒了两盘菜,灶头的黑烟把我的脸弄成了戴着眼镜的“包公”,王志辉站在门口嘿嘿地笑,不说话。饭做好了,我为他倒上酒,摆起了龙门阵。酒过三巡,说起房子的事情,这个黑黑瘦瘦的老年人泪落了下来,“苟镇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房子我同意修、同意修……”

一个雨后初晴的早晨,王志辉的电话不期而至,“苟镇长,我今天搬新房子,来吃饭哦……”放下电话,回想起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心里变得满满的。

扶贫工作是细微工作,是谋民生之利,解民生之忧的工作,更是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的基础工作,需要持续不断地努力,来不得半点马虎。

愿扶贫的干部们做木匠一样的扶贫人,照亮麦田一样的扶贫路,共奔小康。

谢谢大家!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井研新闻网手机版
Copyright 2013 by www.le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